心经念诵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般若经

第五百七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时间:2019-06-26 05:12:02 编辑:玄奘法师 译

第五百七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第三分叹净品第十一之二

尔时,具寿善现复白佛言:“世尊,安住大乘诸善男子、善女人等若无方便善巧,于深般若波罗蜜多起般若波罗蜜多想,是善男子、善女人等以有所得为方便故,弃舍、远离甚深般若波罗蜜多。”

佛告善现:“善哉!善哉!如是,如是,如汝所说,彼善男子、善女人等著名、著相,是故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弃舍、远离。”

具寿善现复白佛言:“世尊,云何彼善男子、善女人等著名、著相?”

佛告善现:“彼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深般若波罗蜜多取名、取相,取名相已,耽著般若波罗蜜多而生憍慢,不能证得实相般若,是故彼类于深般若波罗蜜多弃舍、远离。”

“复次,善现,安住大乘诸善男子、善女人等若有方便善巧,于深般若波罗蜜多不起般若波罗蜜多想,以无所得为方便故,于深般若波罗蜜多不取名相、不起耽著、不生憍慢,便能证得实相般若。当知此类于深般若波罗蜜多能不弃舍亦不远离。”

具寿善现即白佛言:“甚奇,世尊!善为菩萨摩诃萨众,于深般若波罗蜜多开示分别著不著相。”

时,舍利子问善现言:“云何菩萨摩诃萨于深般若波罗蜜多所起执著不执著相?”

善现答言:“安住大乘诸善男子、善女人等,若无方便善巧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于色谓空,起空想著,于受、想、行、识谓空,起空想著,如是乃至于一切智谓空,起空想著,于道相智、一切相智谓空,起空想著。

“复次,舍利子,安住大乘诸善男子、善女人等,若无方便善巧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于色谓色,起色想著,广说乃至于一切相智谓一切相智,起一切相智想著;于过去法谓过去法,起过去法想著,于未来法谓未来法,起未来法想著,于现在法谓现在法,起现在法想著。

“复次,舍利子,若菩萨摩诃萨以有所得而为方便,从初发心于布施波罗蜜多乃至一切相智起行想著。舍利子,诸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若无方便善巧,以有所得而为方便,起如是等种种想著,名为著相。

“复次,舍利子,先所问言;云何菩萨摩诃萨于深般若波罗蜜多不著相?者,若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有方便善巧故,于色不起空不空想,于受、想、行、识不起空不空想,广说乃至于一切智不起空不空想,于道相智、一切相智不起空不空想;于过去法不起空不空想,于未来、现在法不起空不空想。

“复次,舍利子,若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有方便善巧故,不作是念:;我能行施,此所行施,如是行施;我能持戒,此所持戒,如是持戒;我能修忍,此所修忍,如是修忍;我能精进,此是精进,如是精进;我能修定,此所修定,如是修定;我能修慧,此所修慧,如是修慧;我能植福,此所植福,如是植福;我能入菩萨正性离生;我能严净佛土,我能成熟有情;我能证得一切智智。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有方便善巧故,无如是等一切分别,由通达内空乃至无性自性空故。舍利子,是名菩萨摩诃萨于深般若波罗蜜多不执著相。”

时,天帝释问善现言:“安住大乘诸善男子、善女人等,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云何知彼所起著相?”

善现答言:“安住大乘诸善男子、善女人等,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若无方便善巧,有所得为方便,起自心想,起布施想,广说乃至起一切智智想,起诸佛想,起于佛所种善根想,起以如是所种善根合集称量,与诸有情平等共有回向无上正等觉想。憍尸迦,由此应知安住大乘诸善男子、善女人等,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所起著想。憍尸迦,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著相故,不能修行无著般若波罗蜜多回向无上正等菩提。何以故?憍尸迦,非色本性可能回向,广说乃至非一切相智本性可能回向故。

“复次,憍尸迦,若菩萨摩诃萨欲于无上正等菩提,示现劝导赞励庆喜他有情者,应观诸法平等实性,随此作意示现劝导赞励庆喜他诸有情,谓作是言:;善男子等行布施时,不应分别我能行施,广说乃至行一切相智时,不应分别我能行一切相智,修佛无上正等菩提时,不应分别我能修诸佛无上正等菩提。憍尸迦,诸菩萨摩诃萨欲于无上正等菩提示现劝导赞励庆喜他有情者,应作如是示现劝导赞励庆喜他诸有情。若能如是,于自无损亦不损他,如诸如来所应许可示现劝导赞励庆喜诸有情故。憍尸迦,安住大乘善男子等,若能如是示现劝导赞励庆喜趣菩萨乘诸有情者,便能远离一切执著。”

尔时,世尊赞善现曰:“善哉!善哉!汝今善能为诸菩萨说执著相,复有此余微细执著当为汝说,汝应谛听极善思惟。”

善现白言:“唯然!愿说!我等乐闻。”

佛告善现:“安住大乘善男子等欲趣无上正等菩提,若于如来、应、正等觉取相忆念,皆是执著;若于三世诸佛世尊从初发心乃至法住所有善根取相忆念,随喜回向无上菩提,皆是执著;若于如来诸弟子等所修善法取相忆念,随喜回向无上菩提,皆是执著。所以者何?于诸如来及弟子等功德善根,不应取相忆念分别,诸取相者皆虚妄故。”

尔时,善现便白佛言:“如是般若波罗蜜多最为甚深。”

佛言:“如是,以一切法本性离故。”

善现复言:“如是般若波罗蜜多皆应礼敬。”

佛言:“如是,功德多故,然此般若波罗蜜多无造、无作、无能证者。”

善现复言:“一切法性不可证觉。”

佛言:“如是,以一切法一性非二。善现当知,诸法一性即是无性,诸法无性即是一性,如是诸法一性无性是本实性,此本实性无造无作。若菩萨摩诃萨能如实知一性无性无造无作,即能远离一切执著。”

善现复言:“如是般若波罗蜜多难可觉了。”

佛言:“如是,以深般若波罗蜜多无能见闻觉知者故。”

善现复言:“如是般若波罗蜜多不可思议。”

佛言:“如是,以深般若波罗蜜多,不可以心取,离心相故;不可以色取,离色相故;广说乃至不可以一切相智取,离一切相智相故;不可以一切法取,离一切法相故。”

善现复言:“如是般若波罗蜜多无所造作。”

佛言:“如是,以诸作者不可得故。善现当知,色不可得故作者不可得,受、想、行、识不可得故作者不可得,广说乃至一切相智不可得故作者不可得,一切法不可得故作者不可得,由诸作者及色等法不可得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无造无作。”

尔时,善现复白佛言:“云何菩萨摩诃萨应行般若波罗蜜多?”

佛告善现:“若菩萨摩诃萨不行于色,是行般若波罗蜜多;不行受、想、行、识,是行般若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不行一切智,是行般若波罗蜜多;不行道相智、一切相智,是行般若波罗蜜多。

“复次,善现,若菩萨摩诃萨不行色若常若无常、若乐若苦、若我若无我、若净若不净、若远离若不远离、若寂静若不寂静,是行般若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不行一切相智若常若无常、若乐若苦、若我若无我、若净若不净、若远离若不远离、若寂静若不寂静,是行般若波罗蜜多。何以故?以色乃至一切相智尚无所有,况有常无常乃至寂静不寂静?

“复次,善现,若菩萨摩诃萨不行色圆满,是行般若波罗蜜多;不行色不圆满,是行般若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不行一切相智圆满,是行般若波罗蜜多;不行一切相智不圆满,是行般若波罗蜜多。何以故?若色圆满及不圆满,俱不名色亦不如是行,是行般若波罗蜜多;广说乃至若一切相智圆满及不圆满,俱不名一切相智亦不如是行,是行般若波罗蜜多。”

具寿善现便白佛言:“甚奇,如来、应、正等觉善为菩萨宣说种种著不著相!”

佛告善现:“如是,如是,一切如来、应、正等觉善为菩萨宣说种种著不著相,令学般若波罗蜜多速至究竟。

“复次,善现,诸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若不行色著不著相,是行般若波罗蜜多;不行受、想、行、识著不著相,是行般若波罗蜜多;广说乃至若不行一切菩萨摩诃萨行著不著相,是行般若波罗蜜多;不行诸佛无上正等菩提著不著相,是行般若波罗蜜多。”

尔时,善现即白佛言:“甚奇,世尊!甚深法性极为希有,若说不说俱无增减。”

佛告善现:“如是,如是,甚深法性极为希有,若说不说俱无增减。譬如虚空,假使诸佛尽其寿量或赞或毁,而彼虚空无增无减;甚深法性亦复如是,若说不说俱无增减。又如幻士,于赞毁时无喜无忧不增不减;甚深法性亦复如是,若说不说如本无异。”

具寿善现复白佛言:“诸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甚为难事,谓深般若波罗蜜多,若修不修、无增无减、无忧无喜、无向无背,而勤修学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乃至无上正等菩提常无退转。所以者何?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如修虚空都无所有。如虚空中,无色可了,亦无受、想、行、识可了,广说乃至无一切菩萨摩诃萨行可了,亦无诸佛无上正等菩提可了;所修般若波罗蜜多亦复如是,谓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法中,无色可得,广说乃至无诸佛无上正等菩提可得。此中虽无诸法可得,而诸菩萨能勤精进修学般若波罗蜜多乃至无上正等菩提常无退转,是故,我说诸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甚为难事。”

尔时,具寿善现复白佛言:“世尊,诸菩萨摩诃萨能被如是大功德铠,我等有情皆应敬礼。世尊,若菩萨摩诃萨为诸有情成熟解脱被功德铠勤精进者,如为虚空成熟解脱被功德铠发勤精进;若菩萨摩诃萨为一切法被功德铠勤精进者,如为虚空被功德铠发勤精进;若菩萨摩诃萨为拨有情出生死苦被功德铠勤精进者,如为举空置高胜处被功德铠发勤精进。世尊,诸菩萨摩诃萨得大精进波罗蜜多,为如虚空诸有情类获大利乐,发趣无上正等菩提。世尊,诸菩萨摩诃萨得不思议无等神力,为如虚空诸法性海被功德铠,发趣无上正等菩提。世尊,诸菩萨摩诃萨最极勇健,为如虚空诸佛无上正等菩提被功德铠发勤精进。

“世尊,诸菩萨摩诃萨为如虚空诸有情类,勤修苦行欲证无上正等菩提,甚为希有!所以者何?假使三千大千世界满中如来、应、正等觉如竹、麻、苇、甘蔗等林,住世一劫或一劫余,为诸有情常说正法,各度无量无数有情,令入涅槃究竟安乐,而有情界不增不减。所以者何?以诸有情皆无所有、性远离故。世尊,假使十方一切世界满中如来、应、正等觉如竹、麻、苇、甘蔗等林,住世一劫或一劫余,为诸有情常说正法,各度无量无数有情,令入涅槃究竟安乐,而有情界不增不减。所以者何?以诸有情皆无所有、性远离故。世尊,由此因缘,我作是说诸菩萨摩诃萨为如虚空诸有情类,勤修苦行欲证无上正等菩提,甚为希有!”

尔时,众中有一苾刍窃作是念:“我应敬礼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此中虽无诸法生灭,而有戒蕴、定蕴、慧蕴、解脱蕴、解脱知见蕴施设可得,亦有预流、一来、不还、阿罗汉果、独觉菩提、一切菩萨摩诃萨行、诸佛无上正等菩提施设可得,亦有佛宝、法宝、僧宝、转妙法轮度有情众施设可得。”

佛知其念,便告彼言:“如是,如是,如汝所念。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微妙难测,其中虽无诸法可得而亦非无。”

时,天帝释问善现言:“若菩萨摩诃萨欲学般若波罗蜜多,当如何学?”

善现答言:“当如虚空精勤修学。”

时,天帝释便白佛言:“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于深般若波罗蜜多,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书写、解说、广令流布,我当云何为作守护?”

具寿善现告帝释言:“汝见有法可守护不?”

天帝释言:“不也,大德,我不见法是可守护。”

善现告言:“若善男子、善女人等,如佛所说住深般若波罗蜜多,即为守护;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住深般若波罗蜜多常不远离,当知一切人非人等伺求其便欲为损害终不能得。

“憍尸迦,若欲守护住深般若波罗蜜多诸菩萨者,不异有人发勤精进守护虚空;若欲守护行深般若波罗蜜多诸菩萨者,唐设劬劳都无所益。

“憍尸迦,于意云何?有能守护幻、梦、响、像、光影、阳焰及寻香城、变化事不?”

天帝释言:“不也,大德。”

善现言:“憍尸迦,若欲守护行深般若波罗蜜多诸菩萨者亦复如是,唐设劬劳都无所益。

“憍尸迦,于意云何?有能守护如来及佛所化事不?”

天帝释言:“不也,大德。”

善现言:“憍尸迦,若欲守护行深般若波罗蜜多诸菩萨者亦复如是,唐设劬劳都无所益。

“憍尸迦,于意云何?有能守护真如、法界广说乃至虚空界、不思议界不?”

天帝释言:“不也,大德。”

善现言:“憍尸迦,若欲守护行深般若波罗蜜多诸菩萨者亦复如是,唐设劬劳都无所益。”

时,天帝释问善现言:“云何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虽达诸法如幻、如梦、如响、如像、如光影、如阳焰、如寻香城、如变化事,而是菩萨摩诃萨不执是幻广说乃至是变化事,不执由幻广说乃至由变化事,不执属幻广说乃至属变化事,不执依幻广说乃至依变化事?”

善现答言:“若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不执是色广说乃至一切相智,不执由色广说乃至一切相智,不执属色广说乃至一切相智,不执依色广说乃至一切相智。是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虽达诸法如幻乃至如变化事,而能不执是幻乃至是变化事,亦复不执由幻乃至由变化事,亦复不执属幻乃至属变化事,亦复不执依幻乃至依变化事,乃至不执是相、由相、属相、依相。”

尔时,世尊威神力故,令此三千大千世界一切四大王众天乃至色究竟天,皆持天上栴檀香末遥散世尊,来诣佛所顶礼双足却住一面。时,诸天等佛神力故,于十方面各见千佛宣说般若波罗蜜多,义、品、名字皆同于此,请说般若波罗蜜多苾刍众首皆名善现,问难般若波罗蜜多诸天众首皆名帝释。

尔时,世尊告善现曰:“慈氏菩萨当证无上正等觉时,亦于此处宣说般若波罗蜜多;此贤劫中当来诸佛,亦于此处宣说般若波罗蜜多。”

具寿善现即白佛言:“慈氏菩萨当证无上正等觉时,当以何法诸行、相、状宣说般若波罗蜜多?”

佛告善现:“慈氏菩萨当证无上正等觉时,当以色、受、想、行、识非常非无常、非乐非苦、非我非无我、非净非不净、非远离非不远离、非寂静非不寂静、非缚非脱、非有非空、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宣说般若波罗蜜多;广说乃至当以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非常非无常、非乐非苦、非我非无我、非净非不净、非远离非不远离、非寂静非不寂静、非缚非脱、非有非空、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宣说般若波罗蜜多。”

具寿善现复白佛言:“慈氏菩萨当得无上正等觉时,证何等法?说何等法?”

佛告善现:“慈氏菩萨当得无上正等觉时,证色毕竟净,说色毕竟净,广说乃至证一切相智毕竟净,说一切相智毕竟净。”

具寿善现复白佛言:“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云何清净?”

佛告善现:“色清净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广说乃至一切相智清净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具寿善现即白佛言:“云何色清净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广说乃至云何一切相智清净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佛告善现:“色无生无灭、无染无净故清净,色清净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广说乃至一切相智无生无灭、无染无净故清净,一切相智清净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复次,善现,虚空清净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具寿善现即白佛言:“云何虚空清净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佛告善现:“虚空无生无灭、无染无净故清净,虚空清净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复次,善现,色无染污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广说乃至一切相智无染污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世尊,云何色无染污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广说乃至一切相智无染污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善现,色不可取故无染污,色无染污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广说乃至一切相智不可取故无染污,一切相智无染污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复次,善现,虚空无染污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世尊,云何虚空无染污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善现,虚空不可取故无染污,虚空无染污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复次,善现,虚空唯假说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世尊,云何虚空唯假说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善现,如因虚空二响声现唯有假说,唯假说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复次,善现,虚空不可说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世尊,云何虚空不可说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善现,虚空无可说事故不可说,不可说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复次,善现,虚空不可得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世尊,云何虚空不可得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善现,虚空无可得事故不可得,不可得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复次,善现,一切法无生无灭、无染无净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世尊,云何一切法无生无灭、无染无净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善现,以一切法毕竟净故无生无灭、无染无净,无生灭染净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清净。”

第三分赞德品第十二

尔时,具寿善现白佛言:“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等,能于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至心听闻、受持、读诵、精勤修学、如理思惟、书写、解说、广令流布,是善男子、善女人等,诸根无病、肢体具足、身不衰耄亦不横死,常为无量百千天神恭敬围绕随逐守护。是善男子、善女人等,于黑白月各第八日、第十四日、第十五日,读诵宣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时,四大王众天乃至色究竟天,皆来集会此法师所,听受般若波罗蜜多甚深法义,是善男子、善女人等由此因缘,便获无量无数无边不可思议希有功德。”

佛告善现:“如是,如是,如汝所说。所以者何?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大宝藏。由深般若波罗蜜多大宝藏故,无量无数无边有情解脱地狱、傍生、鬼趣及人、天中贫病等苦,亦能施与无量无数无边有情刹帝利大族乃至居士大族富贵安乐,亦能施与无量无数无边有情四大王众天乃至非想非非想处天富贵安乐,亦能施与无量无数无边有情预流、一来、不还、阿罗汉果、独觉菩提、无上菩提自在安乐。何以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大宝藏中,广说开示十善业道、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如是乃至一切相智,无量无数无边有情于中修学,得生刹帝利大族乃至居士大族,或生四大王众天乃至非想非非想处天,或得预流果乃至独觉菩提,或入菩萨正性离生修诸菩萨摩诃萨地证得无上正等菩提。由此因缘,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名大宝藏,世、出世间功德珍宝无不依此而出现故。

“善现当知,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大宝藏中,不说少法有生有灭、有染有净、有取有舍。所以者何?此中无法可生可灭、可染可净、可取可舍。善现当知,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大宝藏中,不说有法是善是非善、是有漏是无漏、是有罪是无罪、是杂染是清净、是世间是出世间、是有为是无为。由此因缘,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名无所得大法宝藏。善现当知,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大宝藏中,不说少法是能染污及能清净。何以故?此中无法可染净故。由此因缘,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名无染净大法宝藏。

“复次,善现,若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无如是想、如是分别、如是有得、如是戏论:;我能修行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如实修行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亦能亲近承事诸佛,从一佛土趣一佛土供养恭敬、尊重赞叹诸佛世尊,游诸佛国善取其相,成熟有情、严净佛土,修诸菩萨摩诃萨行,速证无上正等菩提。

“复次,善现,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于一切法不向不背、不引不遣、不取不舍、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甚深般若波罗蜜多,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不超欲界、不住欲界,不超色界、不住色界,不超无色界、不住无色界;于布施波罗蜜多不与不舍,广说乃至于一切相智不与不舍;于预流果不与不舍,广说乃至于佛无上正等菩提不与不舍;不与诸圣法,不舍异生法,不与诸佛法,不舍二乘法,不与无为界,不舍有为界。所以者何?如来出世、若不出世,如是诸法常无变易安住法界。一切如来现觉、现观,既自现觉、自现观已,为诸有情宣说开示、分别显了,令同悟入离诸妄想分别颠倒。”

尔时,无量百千天子,住虚空中欢喜踊跃,各持天上嗢钵罗花,钵特摩花、拘某陀花、奔荼利花、微妙音花及诸香末而散佛上,互相庆慰同声唱言:“我等今者于赡部洲见佛第二转妙法轮。”此中无量百千天子,闻说般若波罗蜜多,皆同证得无生法忍。

尔时,世尊告善现曰:“如是法轮非第一转亦非第二。所以者何?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于一切法,不为转故、不为还故出现世间,但以无性自性空故。”

具寿善现白言:“世尊,以何无性自性空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于一切法,不为转故、不为还故出现世间?”

佛告善现:“以深般若波罗蜜多乃至布施波罗蜜多甚深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自性空故,广说乃至以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自性空故;以预流果预流果自性空故,广说乃至以诸佛无上正等菩提诸佛无上正等菩提自性空故。善现当知,以如是等诸法无性自性空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于一切法,不为转故、不为还故出现世间。”

具寿善现复白佛言:“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大波罗蜜多,达一切法自性空故。虽达诸法自性皆空,而诸菩萨摩诃萨,依此般若波罗蜜多,证得无上正等菩提,转妙法轮度有情众;虽证菩提而无所证,证不证法不可得故;虽转法轮而无所转,转法还法不可得故;虽度有情而无所度,见不见法不可得故。世尊,于此大般若波罗蜜多中,转法轮事都不可得,以一切法永不生故,能转、所转不可得故。所以者何?非空、无相、无愿法中可有能转及能还法?转、还性法不可得故。

“世尊,于深般若波罗蜜多,若能如是宣说开示、分别显了令易悟入,是名善净宣说般若波罗蜜多。此中都无说者、受者、所说、受法,既无说者、受者及法,诸能证者亦不可得,无证者故亦无有能得涅槃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善说法中亦无福田,施、受、施物皆性空故,福田无故福性亦空。表示名言皆不可得,是故名大波罗蜜多。”

尔时,具寿善现复白佛言:“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边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如太虚空无边际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平等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以一切法性平等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远离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毕竟空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难屈伏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以一切法不可得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足迹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以一切法无名体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虚空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入息、出息不可得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不可说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此中无寻亦无伺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名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受、想、行等不可得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转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以一切法无去来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不可引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以一切法不可取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尽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以一切法毕竟尽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生灭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以一切法无灭生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作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以诸作者不可得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知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以诸知者不可得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移动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以死生者不可得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调伏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以一切法可调伏性不可得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如梦、如响、如像、如幻、如光影、如阳焰、如寻香城、如变化事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以一切法如梦所见,广说乃至如变化事不可得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染净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以染净因不可得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涂染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彼所依法不可得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戏论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诸戏论事永灭除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慢执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破坏一切慢执事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动转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住法界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离染著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觉一切法非虚妄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等起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于一切法无分别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寂静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于诸法相无所得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贪、瞋、痴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除灭一切三毒事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烦恼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离分别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离有情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达诸有情无所有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断坏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此能等起一切法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二边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离二边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杂坏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以一切法不杂坏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取著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超过声闻、独觉地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分别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一切分别不可得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分量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诸法分限不可得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如虚空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于一切法无滞碍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无常、苦、无我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于一切法灭坏逼遣无执著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空、无相、无愿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达一切法都无所有,远离诸相不可愿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内空乃至无性自性空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知所空法不可得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四念住乃至十八佛不共法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知身、受、心、法皆不可得,广说乃至超诸声闻、独觉法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如来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能如实说一切法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自然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于一切法自在转故。”

“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正等觉波罗蜜多。”

“如是,善现,于一切法能正等觉一切相故。”

本文链接:第五百七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上一篇:圣佛母般若波罗蜜多九颂精义论全文

下一篇:六祖坛经全文 忏悔品 第六卷

李罕诵心经

佛学文化源远流长,心经这篇只有260个字的经文由浅入深地全部概括了《大品般若》的义理精要,可谓言简而义丰,词寡而旨深。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心经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