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经念诵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度世品经

第六卷 度世品经全文

时间:2019-06-26 05:33:42 编辑:法护 译


第六卷 度世品经全文

菩萨住胎有十事。何谓为十。欲得开化志住小乘。怀怯羸劣众生之等。菩萨悉见此辈心念。故现入胎。或恐此等。心发念言。菩萨化生。德本自然。不可学得。故现入胎。是为一事。菩萨悉为父母亲属往古宿世同学徒类及余黎庶。俱殖德本。欲度此党。故现入胎。或复有人。宿世积德。因其胎中。应受开化。是为二事。菩萨大士。心未曾妄安隐庠序。而意常定。是为三事。菩萨若现在母胎时。讲法圣众。未曾断绝。十方世界诸菩萨释梵四天王俱来聚会。示现无数不可称计无际圣慧。在于胎中。显其辩才。而有殊持。就度脱之。是为四事。菩萨若在母胎中时。合大众会及诸开士。悉欲来集。因本所誓。欲度脱之。故为说法。皆使得济。是为五事。又欲开化世间人民成最正觉。皆备众德。庄严道场故。以示现生于人间。是为六事。菩萨虽处在母胎中。普身示在三千大千世界。犹如明镜见其面像。其志微妙。大乘学士。诸天龙神。揵沓和。阿须伦。迦留罗。甄陀罗。摩睺勒。诸人及与非人。各心念言。我往稽首归命供养菩萨。是为七事。菩萨在于母胎中时。有大法门。名曰大慧藏。游到他方异佛国土。最后究竟。在胎菩萨。俱共论讲。由是之故。使其菩萨。现入母胎。是为八事。菩萨现入母胎中时。有三昧名离垢藏。承定意成。不近母胎。在兜术天。入于清净。住母胎中。亦无所入。是为九事。又如来至真。有大功德。名离垢藏华。而见奉敬供养如来之业。是诸觉佛。在母胎时。菩萨圣旨。皆遍十方。以真大圣。诸菩萨众有行。名曰法界藏。为讲此教。入无极慧。菩萨因是。现十善微妙游居。而立大安。

菩萨有十事。现其安详。何谓为十。于是菩萨。入母胎时。从初发意。乃至现于阿惟颜法。成具佛业。若入母胎。续复自示在兜术天。或复来下。现入母胎。已复出生。故在母胎。或示幼僮。不舍母胎。示现在于宫采女中。显母胎中。复示出生。固在母胎。示于精进勤苦之行。现诣道场。坐于树下。得佛正觉。复现在胎。而转法轮。在于胎中。现取灭度。游母胎中。庠序劝进。入乎大道。在彼胎止。而普示现诸菩萨行。建立如来无极大道怀来道门。是为菩萨现于十事庠序之行。

菩萨修生有十事。何谓为十。菩萨悉明。其意安然。现生清和。演大光明。周遍三千大千世界。最后究竟。不复更生。而现所生。无起不灭。故曰为生。思惟三界。所生受者。犹如幻化。现身出生十方世界。其身显示。致一切智如来至真。皆演威耀。告敕一切诸有身者。积累大慧三昧正受。然后乃生。菩萨适生。动诸佛国。令众生类心怀欢然。消诸恶趣。蔽众魔事。各各惊言。今者菩萨。从某处来。是为菩萨十修所生。

菩萨忻笑有十事。何谓为十。察其世俗。缚在贪欲。而自缠绵。无能拔者。独吾身力。乃能堪任。溃于斯党。是故而发笑耳。俗人多为尘劳之所迷惑。自谓智慧无能逮者。是故菩萨。而发忻笑。自大游逸。我身名号。如此无上。如来。便以法身。显示大要。遍于三世。令各生意。求欲致是。诸菩萨眼。无所挂碍。从十方土。至梵天宫。乃复至于大神妙天。皆观本末。便自念言。是众生党。乃尔瑕秽。菩萨智力。悉睹见之。又见人民。宿积德本。还复堕落。见殖少福。望无量报。睹平等觉正真之道。无有侵欺。观古亲友。本时同学。志菩萨道。各各修净。未具佛法。己己为达。察本所居诸天人民。及在愚地。不解正法。心不动摇。不以为劳。如来至真。有演光明。名大摇安。放此大耀。是为菩萨十事忻笑。

菩萨行七步有十事。何谓为十。菩萨尔时。自现幼僮。举足七步。示有七财。显有殊异。欲使地神所愿具足。自示其德超于三界独步无侣。游如龙王。住若象王。举动进止。如师子步。诸有往反所至到处。菩萨行步。周旋举动。皆越一切。当时天地。变为金刚。其余凡地。不动堪任。载持菩萨。抚育一切诸地众生。是故菩萨。举足七步。又一切人。不解道义。故复菩萨。举足七步。应七觉意。觉诸不觉。以逮正法。无所依仰。吾于世尊。豪无有上。口自发言。天上天下。吾当度之。是为菩萨十事行步。

菩萨现幼僮地复有十事。何谓为十。悉知书疏算术计校。所当应宜。答报言辞。无所不通。故以是事。显示众人。又复示现上马骗象。乘车往反。神仙咒术。与众超异。摴蒱博掩。伎乐歌戏。超群越众。其身口意。示有罪福。而无殃衅。以无憍慢。三昧正受。遍于无量诸佛世界。现在众生。而开化之。菩萨显德。其慧过于天龙鬼神。阿须轮。迦留罗。甄陀罗。摩睺勒。释梵四天王。咸来归命。又复自示释梵四王。色貌形像。复以菩萨。容貌自示。显其道业。菩萨现于人民各异。若有贪乐。爱欲调戏。或复愁忧愦乱众生。为现欢悦。令爱乐法。常以法会。有所长益。奉敬如来。遍见十方。以法光明如来威神。现其安详。清和默然。因化众生。是菩萨。现其幼僮。在于后宫。多所救济。菩萨现在中宫处采女中。

复有十事。何谓为十。与其宿世。俱共同学。菩萨因欲化此众生。显示德本。故在后宫。菩萨又以殖德本者。应当勉济。故现后宫。诸天人民。憍豪自恣。富贵自绮。因此菩萨。现大豪贵尊。因而降化。在五浊世。随时诱进。化度佛土。虽在中宫。不废三昧。势力无双。往古众生。兴立誓愿。菩萨欲使如意悉得。故现后宫。欲令父母家室亲属。本愿备悉。以大法音伎乐歌颂。箜篌乐器。奉敬供养如来至真。佥令效之。于时菩萨。在于后宫。了成佛道。定意不动。从初至终。成最正觉。而转法轮。至大灭度。所以示现。以法护之。救济危厄。使入大道。是为菩萨现在后宫。最末究竟。弃国捐王。入山得道。

菩萨舍国复有十事。何谓为十。示厌尘欲。故现出家。见于世俗多所染着。欲使众人不猗瑕疵。显现贤圣正真履迹柔顺之义。菩萨居业。欲畅道化。叹出家德。以权方便。现于二际。堕在诸疑六十二见。拔之令出。众生贪欲。勤勤为安。为显众难。使弃所猗安乐之想。为着三界。驰逸众类。示现先应。故出家耳。其意兴盛。无所依仰。猗不可计。故现出家。又示逮得如来十力。四无所畏。随时而教。最后究竟。临当成佛。法应当然。是为菩萨十事弃国捐王。

菩萨现勤苦行复有十事。何谓为十。欲得开化小学之士。故现六年进一麻米。又欲勖勉猗着诸邪六十二见。为诸失德众生之党。指示其业罪福之报。亦为杂秽迷惑世界。随时劝导。现己劳患。能伏情欲。示二等业。缘是之故。受真谛法。诸贪受欲。重自安己。驰逸众生。令净其心。又复示现菩萨精进。勤苦志道。最于后世。临欲成佛。示不更生。用精进故。诸天人民。根不纯淑。及外异学。使从训诲。是为菩萨示十苦行。

菩萨诣道场复有十事。何谓为十。演大光明。照于十方。使众知之。故诣树下。亦欲感动诸佛国土。显示己身。使普佛土。皆共见之。又复畅示诸菩萨等及诸众生前世所行。悉来从斯。稽首受学。现其道场。所坐树下。庄严清净。随众人本。应时现身。威仪礼节。佛树静然。使诸世界如来至真。各自现身。诸可经行。举足下足。常修三昧。不离定意。觉了圣道。不犯须臾。诸天龙王。揵沓和。阿须伦。迦留罗。甄陀罗。摩睺勒。释梵四王。现来奉敬。众人见之。莫不发意。大慧无碍。菩萨所行。普观十方。念诸如来。晓了方面。在诸国土。现成正觉。是为菩萨现诣佛树。

菩萨坐佛树下复有十事。何谓为十。以无数事。动诸佛国。故坐树下。皆欲照耀十方世界。而悉消除一切恶趣。亦复建立一切境土。咸为金刚。观诸如来处师子床。心所思念。等如虚空。现身威仪。咸以随时。归趣金刚道场三昧。其诸如来所止之处。受于清净。自承势力。以趣德本。劝立一切群生之类。是为十事坐佛树下。

菩萨坐尊树下有十致未曾有。何谓为十。坐佛树时。致未曾有自然之法。十方世界诸如来至真等正觉。各现面像。伸其右掌。各自赞叹。当使导师得胜。得胜则是第一未曾有法。菩萨若复坐佛树时。一切诸佛。皆共念之。遣威神往。是为二事。坐佛树时。古昔同学。诸菩萨等。佥俱来至。周匝宿卫。住定意门。以若干物。而供养之。是为三事。在树下时。十方世界。草木华实。及诸药树。虽无神识。自然屈形。悉共曲躬。向于佛树。而稽首礼。是为四事。有大定意。号积法界。超越一切诸菩萨行。假使逮得此定意时。其功德明。越众开士。是为五事。于时菩萨。立身海藏离垢光曜总持之场。使诸如来。阐大法雨。是为六事。则以柔软顶之度去。供养如来。菩萨坐于树下。普游诸国。无所不遍。是为七事。菩萨若坐佛树下时。其行亦如慧上开士。普见一切众生根本心念所奏。是为八事。坐佛树时。自然善致佛圣觉定。适得斯定。普周无量三世之事。犹如虚空。是为九事。坐佛树时。则以己身。明识三世。其大圣慧。而无等伦。演离垢光。是为十事未曾有法。

菩萨何谓降魔官。有十事降魔官属。何谓为十。众生同尘。着于世俗生死之患。不乐战斗。是故菩萨。现大势力降魔官属。诸天人民。贡高求名。欲为除断自大之难。佛欲开化魔及兵众。诸天人民。佥共娱乐。俱来聚会。因是化之。菩萨力势。无有双比。亦复显现。欲使人知。亦欲劝悦一切众生。显其利议。亦欲愍伤将来世人。在佛树下。降魔官时。悉已越度诸魔境界。无有尘欲无力不力。见诸薄力。而现德本。示慈心力。降魔官属。随时劝悦。爱欲尘劳贪欲之世。化以道法。观此十义。是故菩萨。降魔官属。

菩萨成最正觉示如来力亦有十事。何谓为十。能伏诸魔业尘劳之秽。具菩萨行。乐诸菩萨一切定意。而以自娱上众开士圣慧之堂。究竟成就诸清白法。一切行义。为诸世间。善思惟行。其身普遍十方世界。演其音向。等心众生。皆畅威神。而建立之。过去当来今现在佛。如来至真。身口心等。无所望想。一时之间。普达三世。有三昧名善觉觉意。得是定时。入佛十力。以能兴此。处处有力。至漏尽慧。是为菩萨如来十力成最正觉。住是力时。诸佛普至。故曰如来已成正觉。

如来至真。则以十品而转法轮。何谓为十。致四无畏。入清净慧。而畅慧音四分别辩。又善晓了。越于四谛游居无碍正觉脱门。旷意愍念一切群生。消除不顺侵枉苦恼悒戚之患不闲之难。不违往昔无盖之哀。清净和辞。周十方界。无央数劫。颁宣经法。不以劳懈。善分别解根力觉意一心悦门禅定正受。是为十品成正觉时。以无量义而转法轮。已成如来至真等正觉转于法轮。十清白法。观众生心。愦愦无闲。欢悦其志。令得亘然。何谓为十。前世宿命。所愿力势之所致也。不违本誓。威神建立无极大哀不舍众生而救济之。兴显圣慧而为说法。随时建立而宣传之。应时令解使无缺漏。明识解了三世之慧。其身所行永无所造。其意所宣无有形想。所畅慧者随音辄解。是为十事。清白之法而转法轮。

如来至真以作佛事。观见十义现大灭度。何谓为十。常为示现。审谛非常。一切有为。显如呼噏。普诣安处无为之真。除诸恐惧。诸天人民。着于色身。故现色身如是无常。法身常存。而为分别。合有别离。诸所有为。弹指已过豪无坚强。一切三界犹如幻化。众想危脆无为最坚。为现道法。无有毁坏。诸习离别。悉无所成。为示碎散。法自应然。诸佛世尊。所作佛事。皆已具足。善转法轮。决狐疑。令随律教。授菩萨决。无有进退。修大灭度。是十观义如来至真取灭度矣。无有没化。

普贤复白。是为佛子名菩萨行净大法道门。吾今所演法门之要。粗举都较。如来至真。所颁宣义。不可限量。悦众明智诸菩萨行。皆承大愿。未曾断绝。假使人闻。欢喜信者。心以怀信。则习奉行。成就此义。皆当疾成无上正真之道为最正觉。所以者何。计菩萨道。以行为要。未曾离行。是故菩萨大士。当住于行。以能行此菩萨功勋。入分别义。好如莲华。辄能得入一切法门无极圣室。度世径路。离于声闻一切缘觉之径路也。化诸众生。无所怀侠。咸照一切法经法门。劝诸群黎。使得长益。度世法门。当至心听度世法品。受持讽诵。一心思惟。修道目门。奉遵所愿。行如是已。菩萨所求。终不难得。疾成无上正真之道。说是经时。宣说法门。演度世法品。十方无量不可计会诸佛世界。为大震动。皆佛威神之所兴化。宣致此法。得是经典。一切佛土。自然动者。而大光明。靡所不耀。十方诸佛。皆各现身。而遥赞叹普贤菩萨。善哉善哉。最胜之子。随时讲说菩萨大士功勋之德。分别正义。一何快乎。开阐班宣度世法品。如汝佛子。本学真谛。解达斯法。今者善说承经威德光明清净经典之要。我等悉解。诸佛亦然。吾等亦共称誉此经。于今现在十方诸佛。为诸当来诸菩萨。学未闻者。施慈恩广大。乃如是乎。

于是普贤菩萨大士。承佛圣旨。十方众圣之所接护。观于十方。察诸众会。普瞻法界。而说颂曰。 第六卷 度世品经全文

修千亿兆劫勤奉难限量

归千载垓佛因生诸法子

开化于众生立道无崖底

咸共一心听叹佛无等伦

供佛不可限已不着佛道

解群黎庶欲不想计有人

见佛之功德不依其名勋

嗟叹彼尊行欢悦世巍巍

已除罪尘魔普现于三世

其德超众圣显殊异力行

烧尽痴爱行志性在寂寞

现行众齐限今当叹功勋

最圣所过度众生趣如幻

为示若干变令人除自大

适发心之顷普能悉晓了

今叹彼功勋众生所奉敬

睹苦恼众生五径生老患

终亡忧戚危爱欲所伤害

愍欲度此等故建广尊慧

当叹此功勋且共一心听

施戒忍精进一心以自娱

权慧度无极施以无极慈

悲喜乐于法百千劫护行

今当叹此行听所说功德

以求佛道故消千亿垓身

不贪惜躯命是为殊道真

精勤为众生常覆欲安己

叹能仁超行志怀愍哀慈

无数千亿载劫数叹名称

以一毛取水尚可尽大海

所行精进德过是不可喻

且听佛境界所现愍群庶

为众生之故长清白德本

志性不卒暴不厌道法乐

建立众生处慧江渊智树

世尊如天地群黎常戴仰

慈濡愍为根护禁仁为茎

尊勋慧华叶戒香甚清净

悟诸不觉意众生爱敬行

无著等莲华众生见归命

解脱为种稷身本性怀慈

智慧善权术五枝度彼岸

禅叶神通华一切智慧实

神足尊法树弘覆于三界

本修清净迹长育广慧义

师子颈颐念智慧净缯首

空慧义第一慈愍度世明

无我如师子能吼降众魔

得越生死旷众民邪尘欲

度所有家业奉要行除愚

迷惑示正路显佛无上道

立志无恐畏为殊胜导师

众生淫怒痴冥尘若干弊

长夜随有为苦父母所恼

见群黎出生以哀疗爱欲

讲八万四千用治弃众病

此降伏魔尘以法训众生

弃恶无所习求严净佛德

解法两足帝一切智慧尊

以贤圣之财实广觉冥众

戒三昧自娱以圣净智慧

用明达刀刃度尘无恐惧

作变于法幻因转最法轮

亦不退回还一切异学意

晓了深尽慧普生其法味

觉意宝神足开难化民庶

住千通慧力严净三为君

斯为大慧海无双说无尽

以越度世俗不着三处众

以成禅神通慧如山不动

其有比清净无及智慧明

德圣超须弥愍住众生仰

性强若金刚所修皆要固

其心不可毁重法奉普智

游众魔尘欲在世住无畏

消恩爱然炽总摄俗群黎

普布于慈雨演愍哀光[火*僉]

四神足雷鸣能仁寂畅音

雨四分别辨清和八品道

以此大阴雨清灭众尘劳

智垣墙耻堑[立*寺]法幢为幡

圣如墙解门意念守门者

四谛成径路净神足严迹

法幻为城郭主三界降魔

树心一切智坚住足飞行

如鸟独游行慈愍为明曜

教化如凤凰众生无能逮

拔度生死海立志上泥洹

以戒定道场兴慧华鬘净

以明消尘劳枯竭恩爱流

增长药根力净众佛上道

则奋法日光以照众生界

法境场等净不舍等众生

一切照诸学声闻缘觉乘

心普见三世消念所增损

意圣慧超异畅众生如空

于法得自在在众严德像

兴明执金刚常立在法地

身相若干好清净超诸世

为众积经典群黎最尊法

以越于三世爱网众尘劳

慈愍诸世俗乐法作慈护

现身于三界法音告一切

清净犹如梵济邪见无乐

清净度生死境界法豪尊

不复重退还大意摄蠕动

法尊超于世以慧怀来众

一切功勋最大称普流世

自然如虚空除一切颠倒

在众造超异永不着诸界

普入清净行亦建立众生

其智极玄妙斯慧净复净

权便旷如地普遍五众生

其慈犹如水洗除众尘欲

以慧消爱欲拔济众穿漏

世尊无崖底游三界如风

斯党犹如宝济诸贫乏道

如金刚无侣弃三处诸见

其音若干品普德严三界

尊如夜明珠其行立首顶

功勋如众华觉意以自娱

斯等如华鬘超世誓正愿

其戒香清净完具无缺漏

以净涂法香慧布于三处

其行如高盖覆去尘劳欲

以跱立慧幢执意无二迹

以行杂幡彩修慧而悬智

谛羞耻衣服以德覆众生

无量界居乘驰游于三世

调定如龙象其心常坚住

神足游三世越度大重担

亦如大龙王所布云法水

亦如灵瑞华众人所难遇

斯等如勇好降魔拔尘劳

亦如无转轮导师所颁宣

现群黎终始如冥中火炬

其德如江河顺路如流水

斯等如桥梁常执载一切

如严净舟船以慧愿度渊

亦复如船师住众明地最

游观夜娱乐为众显真乐

以慧法脱门严慧净宫殿

亦复如众药消除尘劳病

如雪山杂药妙慧为屋宅

其行如正觉慧寤诸睡寐

其道平等觉等心了众生

斯所从来处如胜行诚信

犹若一切智入普门慧室

斯等多所化济若干众生

以自在佛慧游一切智界

其力不可量一切莫能当

其慧无所畏解慧晓众生

一切民庶像颜貌名无济

诸色皆平等字类诸音声

悉度众色像离名音能现

一切众生类不任宣德耀

其修此功勋舍非建立法

现在为慧父以远有无际

则为一切智于慧第一明

嗟入无著行遵敬欢悦世

解了诸法门如幻常空寂

往古愿行哀亦承佛圣旨

离慢显惠门而现若干变

皆共一心听菩萨之功勋

则以一身形广现无数德

无心意境界众生不见心

演出一音声越诸辞境界

随一切群黎言语而班宣

以舍众生身欲报所行体

解音无所有而畅众声教

心寂寞显耀觉谛如虚空

黎庶世各异亦为示若干

究竟无有身尚复现有形

随众之所生得立报应果

第六卷 度世品经全文

皆入诸所生不着于所生

己身如虚空不想若干人

其身不可量明智悉能现

奉敬天人尊归世一切智

华香杂捣香妓乐缯幡盖

身命自投地供养上圣尊

住一最胜下皆立诸佛前

睹见诸众舍常问无等伦

闻法逮三昧一台无量门

从本所学住意勇现无量

善权智慧业以度于彼岸

晓众生如幻自致得佛道

遍见别异心无量色音声

入于求望想无著普现众

或复现第一为众生显心

或有行道者见无量黎庶

布施戒忍辱精进禅智惠

或受梵迹行或现上妙行

或有行成满得忍示嗔恚

一及生究竟或阿惟颜佛

或显声闻像或复为缘觉

亿载国现灭亦复不灭度

或斯刀利释须伦梵天王

玉女诸眷属或复独游步

比丘心寂寞或复为国主

入法网慧界或显妙色像

从天而没来或现女人像

所度于无极或现在露精

或在广欲禅若积忍辱业

晓逮真谛地现目见心行

或示入胞胎于胎成正觉

而复转法轮或生显灭度

或复学技术女人中三昧

众业已备悉现弃国捐王

或复佛树下逮成最正觉

或现转法轮显现若干品

或佛化众生遍亿千国土

示现不退行佛亦无寂业

入想度无极游于亿千劫

一心所显现境界百千劫

诸想无有想为众现劫数

无疑无所说而现有周旋

见有作寂业普降于众生

皆由降伏胜彼处为澹泊

佛国众生界入诸法报应

究竟百亿劫所宣不可穷

入众生如是广智晓黎庶

则以一人身报无量变形

亦以一幻术常悉周一切

此说度无极教诸不学者

解诸根通利中间调定本

诸根得自在众生无有业

一根入诸根各各怀贪猗

禅灭甚微妙所住诸入根

是脱信施性不止尘欲行

过去当来心现在亦如是

众生度彼岸无去亦无来

尽晓真谛行为众演上法

心如此若干心行尘无漏

一心入正道甚解一切智

心在佛无心住第一上慧

一发心之顷解别自然慧

神足度无极识别一切圣

神通发念顷至无量载国

普游亦如是亿百那术劫

宣智不可量不动普彻力

幻师求财业众中见诸像

无色见诸色幻者无所有

权慧亦如是入于广法幻

现若干种变普遍于世间

如日在虚空清净无微翳

犹如清净水见底之所有

法界场净然慧明为远照

见人界清净心不住邪见

如梦种种思觉则无所有

无数亿载岁长夜不可尽

自然法等然普现一切义

竟住百千劫一时须尽慧

处世间方俗如山顶门阃

一切所畅音不想己说慧

菩萨晓了此诸法自然尔

随众生言向现法音无想

譬如春夏日野马人起想

驰走谓有水虚渴益更甚

众生欲兴如志求立解脱

得慧无人想慈愍益更兴

佛说色如沫痛痒如水泡

想悉如野马行者譬芭蕉

其心犹如幻识现若干变

演五阴如此达者无所著

诸入空自然随己有所作

以等于法界现离众生土

六事寂真谛说若干不定

是为分别解诸法所猗着

无来无去处亦无常住处

恩爱之报应罪福转三世

分别因缘生无住而拔者

至成求本末依猗无所有

了三世一等一时现若干

在欲无色界普能显境土

从行致三护济脱于三处

咨嗟宣三乘归一一切智

剖判法处处令度诸根原

已解尘劳界自在普游居

识念过去事明眼灭尘劳

旷慧佛十力亦不得诸力

觉一切空意现观众生法

无爱欲穿漏亦不得尽傥

入于诸所生慧广不失众

胜子勇住此善施撰释行

不缺不动道其意不忽忘

好精进定意智慧消诸秽

悉造慧法护今现于三世

慈法众生侣无为无所得

其行此法门逮致宣扬德

粗举其功勋庄严诸至义

嗟叹其所行亿载劫无尽

粗举其要惠如取地一尘

依猗佛圣慧住未曾想念

精进坚慈心超遵一切业

劝众而教化禅戒不可动

逮得正决行皆号为佛子

通入佛功勋念国众生行

入于无二想惠超无厌难

得辨力总持度以真谛义

赞无等伦心逮成最正觉

普思贤功称誓愿尊妙行

愍哀缘修慈近尊净妙道

解净度无极究竟权灭度

识别得势力逮成最上道

解致普等惠颁宣最上法

超德执圣铠在道遵法位

究竟住圣旨等心除雷音

御慧化慢迹得致和佛道

智建立无想致抚育之堂

住深猗勇猛蠲除众生疑

思慧次第法善报度无极

下入平等迹慧部觉普智

以度杂碎智神通自娱乐

明照脱尘劳为众生苑囿

清净行宫殿现若干妙行

示众无所净其心不动摇

究畅志性明善说度无极

严净道见中奋慧光明曜

无双无怯弱其意如太山

德行至无极智如海无尽

若宝室金刚坚住大德铠

所设极广大善解莫能坏

授决当至道由住广大心

得佛无尽藏觉成一切智

常护慧自在晓了现变化

众生国法界住慧显权变

身愿建游行慧变亦如是

现亿载无量以悦乐黎庶

显力神通飞究畅娱乐力

逮致觉境界难化众生类

勇猛无所畏严智无言辞

一切为佛子其身大清净

体业甚广长口言亦清净

乐建慧至成最胜造十业

心心发其心显遍最为上

定意教诸根胜诸原坚住

清净除谀谄性行常质直

以致入解脱现众若干变

弃捐所止处执怀上品业

成其所当善解达一切智

不舍住寂然住于上澹泊

第六卷 度世品经全文

出生号功勋善学于大道

求心无量业奉行无所著

现道庶流渊坚立入众生

所行以为手腹强慧最上

其意如金刚愍铠圣净状

智慧首观法识道行博闻

戒香为清净动静为最上

身心游言辨心慧为最胜

所行至佛道坐于师子床

梵行迹卧寐最空行无为

明为往安界光所照若斯

观察知众生行若干频伸

布施离悭贪不轻慢禁戒

忍辱舍嗔恚精进最第一

禅智得自在慈心等众生

愍哀无厌法清净尽尘劳

义寂顺道法以福施众生

圣慧利如犀明智照广远

博闻无厌足无畏拔妄想

制己立在行得脱魔径路

所修佛慧业志性稽首奉

弃捐于贡高常遵为道义

勖勉魔所困从佛之威神

大意随法教总义至无上

所作后追身趣严度无极

所生现豪尊初生行七步

普显诸伎术示现处后宫

弃家无所慕修道至止本

近空光明耀习广至诚业

降魔逮上道转法轮之迹

示在佛道地大师无等伦

此行无崖底粗现或广远

积行亿载劫以是为娱乐

亿百千众生精修住佛德

法者无有人及着一切行

此行合慧义神通以自娱

亿千诸国土万百千载劫

手掌擎周行亿载国不劳

寻能还复处不逼恼众生

诸佛国严净现之如有限

皆令众生类入于一毛孔

使其四大海在于一毛孔

不增亦不减益众无迫恼

掌捉大铁围亿垓如一尘

移亿江沙土还复着故处

取国并其土或有破坏者

以无心降伏所入不可尽

假令百千日一切月照众

明珠大炎光及诸天须伦

演一毛之光其耀超亿载

演无上法已皆消世恶趣

若干种言音众生无余辞

畅一音教已皆周入诸训

得闻柔软音巨亿众忻然

佛所讲法音咸共悉听之

计其过去劫而睹当来事

若当来现在为显过去行

示限诸佛土危坏复还复

以诸众生亿悉具入一毛

十方佛威神建立得越度

皆己身真现感动现变化

明者住无慢晓了众生心

随其身示现离垢不贪己

一切诸人身口言所归趣

释梵四天王诸天及世人

声闻缘觉乘皆从佛身出

示奉行佛道至于一切智

皆入思想罔清净中瑕秽

建立于普智常现佛道国

念分别思想总世自在智

从其本行道国为现所修

所感动如此善广极现上

世俗所不及为现如斯教

所现无所现复能有过者

因黎庶性行为显真谛业

其身等如空其名闻三世

戒香衣自勋寂然德庄严

被法离垢缯普智如意珠

明智已备悉功勋住普智

逮度无极轮常施最神通

慧神足无碍至智上明珠

其行净妙女殊胜摄四恩

唱导以善权德善本法轮

居空定意尊慈愍铠为城

弓弩智惠意诸根明为箭

建立为世盖圣慧[立*寺]幢幡

因降诸魔势伏以忍辱力

土地摄总持行慧渊智树

觉意华三昧神足严娱乐

解空为浴池脱门要净妻

晓法甘露食乐戏以三乘

是行为最尊殊妙不过此

亿垓百千劫未曾兴懈惓

恭敬圣净土晓众乐无住

立慧诸妙乐具足一切智

勇猛计诸国天雨消诸秽

众妙尚可尽虚空亦可度

须臾一时间可晓众心念

嗟叹诸佛子百千劫无尽

欲致净功勋慧无能过者

济度众苦患令立于永安

至无尽平等安住身口意

当坚固其心造行如金刚

普贤菩萨。说是语时。三千大千世界。六反震动。其大光明。普照十方。箜篌乐器。不鼓自鸣。诸天人民。莫不欣庆。声闻弟子。皆来归命。诸菩萨等。皆言其诚。一切众会。皆共欢然。悉发无上正真道意。

普智菩萨。复白佛言。道从有言。无言致乎。佛言。亦从有言。亦从无言。堕在五趣生死之难。五阴六衰。所见羁绊。十二因缘六十二见。扰扰不安。或十二海。不度彼岸。此诸事业。百千种病。故佛设教。施以法药。戒定慧解。度知见品四等四恩。三十七品。六度无极。十二部经。空无想愿。四谛三脱。及以三宝。以用疗治此诸秽病。药为病施。无病无药。三毒众秽。皆为重病。至正真慧。而曰不病。因缘所缚。不解道者。故佛为畅。晓喻文说聚沫水泡。芭蕉野马。影向幻化。梦月荒忽。以解其意。此事皆虚。因或而生。不贪世俗。习道法药。六度四等。四恩众事。奉行此业。得至于道。解诸言教。本皆无言。或有佛土。无有五阴六衰三毒因缘之缚。故无文说。无身无言。虚静寂寞。解无三界。不住有为。不处无为。不处中间。是为名曰从无言致。

普智复问。今者众会。来集于此。或有深解。诸根明彻。或有中人。可进可退。或有下士。不智所趣。达者无疑。中间下士。皆怀犹豫。所以者何。闻吾向者问二百事。普贤菩萨。答以二千。各心念言。事物烦闹。不知何事。可奉可舍。愿佛分别。开解其意。以何等故。事有二百。答以二千。佛言。善哉善哉。所问一何快乎。决将来疑。令诸学者不挟经罔。佛言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说是义所趣。答言受教。佛言用有二故。故问二百。何谓为二。有神贪身计。有吾我。有内有外。在有在无。故问二百又复问曰。用有此计。故有生死。何故复郑重。问二百事。世尊告曰。其二百事。所咨问。皆除吾我内外有无。则以权慧。开化无际。不得内外。乃得至道。开化一切。

普智复问。普贤菩萨。何故复重二千事答。世尊告曰。十方一切皆来集会。其心各异意行不同。达者闻要。则以至道。不能达者。为演多辞。晓喻文说。牵攀义旨。目所睹形。以喻其意乃得解慧。如衣多垢以淳灰浣。若干反数。乃得净耳。然后染之。其色乃鲜。譬如有人欲。起屋宅。其地高下。不能平正。多有溷厕蛇虺毒虫。高下平之。徙去不净。摈弃蛇虺。筑墙园基。乃起屋宅。菩萨如是。除去五阴六衰十二因缘吾我诸盖。行大慈哀智慧善权。为众法舍。为世间护。为世间台。普智复问。何谓法舍。世尊告曰。教化一切。皆入空慧。无增无爱。心无妄想。度脱众生。是为法舍。普智复问。何谓为台。世尊告曰。以六神通。彻视睹见十方心念。彻听有形。亦察无形。身遍十方。无有去来。道心睹见一切根原。本无处所。见已本际。不处有无。不处生死。不住灭度开心一切。皆至大道。是曰为台。何谓为护。世尊告曰。随时开化。入于五道。而净五眼。何谓为五。一曰肉眼。处于世间。现四大身。因此开化。度脱众生。何谓天眼。诸在天上。及在世间。未识至道。示以三乘各令得所。何谓慧眼。其不能解智度无极。皆开化之。使入大慧。何谓法眼。其在褊局。不能恢泰。悉开化之。解法身一无去来今平等三世。何谓佛眼。其迷或者。不识正真。阴盖所覆。譬如睡眠。示以四等四恩之行。布施持戒。忍辱精进。一心智慧。善权方便。随时而化。进退随宜不失一切。各令得所。皆发无上正真道意。

普智复问。何谓此经。名度世品。佛言。一切众生。闭在世间。何谓为闭。五阴六衰。之所覆盖。缠绵生死。不能自拔。以权方便智度无极。消去五阴。捐弃六衰。不计吾我。不在生死。不住灭度。譬如日月昼夜演光。权慧如是。忽然无迹。德如虚空。无有譬喻。是故号曰度世品。

佛说如是。普智菩萨。普贤菩萨。诸来会者。天龙鬼神。阿须轮。闻佛所说。莫不欢喜。为佛作礼。

本文链接:第六卷 度世品经全文

上一篇:第十二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

下一篇:阿毗达磨顺正理论 第二十三卷

猜你喜欢